邵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乾坤召唤 第二百五十七章 禅乾的手段

发布时间:2019-10-18 02:26:31 编辑:笔名

乾坤召唤 第二百五十七章 禅乾的手段

望着脚下残破的一幕,张浩哪里听不出禅乾语气中语重心长的意味,当下他重重diǎn头,脸色阴霾间,却是没有再多説什么。

张浩自踏入正源dal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不会有一段平稳追求武学修炼的道路。论是一开始遇到的水罗、水阳还是应供奉,再到今日所遇见的这两头神兽和一群邪师。每每都让他有一种深深的力感。在这些存在面前,他甚至连自保的资格都没有。这一度让他产生沮丧的心理。

看出张浩脸上的奈,禅乾微微摇头,笑道:“须苦涩,你的神魂天赋秉天地意志所成,只是成长的时间太短。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你便能俯瞰整个正源dal。”

抬眼看到禅乾平和微笑的脸庞,张浩将心底浮现的沮丧情绪收起,坚定道:“我知道了!张飞叔的仇,我亲手来报!”

寒潭之上。感受到山dǐng突兀传来一股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凌空浮于空中的九首骅狸兽浑身由力劲所组成的水流不由一窒,脸上顿时显出一抹骇然之色,呆立当场。因为,他竟从刚才四散波及开来的气息中感应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

“嘭”

下一刻,已经从直径三丈缩至一丈的水流巨罩由于失去九首骅狸兽力劲的控制,在贺凯挥出圆刃数次狠斩之下,终于轰然破开。

面对九首骅狸兽这等层次的高手,贺凯早已完成幻兽俯身。此刻他浑身被一层血色骨头所覆盖,双手化为两只两尺长的蝎钳,一条约三丈的巨大白骨蝎尾从臀股处探出,看起来甚是吓人。

现身之余,贺凯脚步连diǎn虚空,一脸迷惑的朝后方退去,盯着不远处的九首骅狸兽,不知对方为何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竟突然撤手。

脚步划出不过十数米距离,却是猛然一顿。突兀察觉到身后传来的一道压抑厚重的强悍气息,贺凯倒抽一口冷气,连忙转身。

远远看到地面上那破碎的血煞传送阵,贺凯眉头一抽。视线上抬,当瞧见禅乾虚幻的身影和面容,他的反应跟九首骅狸兽一样,立马一脸震撼之色的呆立当场,而对于一位召唤神师,哪怕是初入神师的高手,到底是什么让他竟出现失神的表情?

“你们呆在这里别动!老夫去给他们打声招呼!”看到贺凯由于吃惊而恍惚的神情,禅乾脸上荡起一抹微笑,微微扭头吩咐一句,飘身而出。

“”

望着禅乾飘身朝自己飞来,饶是以贺凯的心性

,此刻都不禁觉得头皮发麻,骨钳当空伸出,略显颤抖的道。

“很惊讶?”距离贺凯还有五丈距离,禅乾适时停下身子,附于身后的右手,其上一股隐晦的虚幻力劲不断缓缓涌动着,嘴角腾现一缕诡异的微笑,道:“难不成你在哪里见过老夫?”

“不,这不”

“嗖”

话语还未完落下,禅乾的身形毫征兆的直接瞬移至面前,脸脸面对之际,贺凯就如猫被踩到尾巴一般,浑身汗毛即刻炸起。

脚步近乎是下意识的倒退一步,嘴巴的惊呼声根本还未传出口,贺凯便感觉自己的双臂被抓住,而后一股根本法抗拒的寒意从四面八方速涌来,使得他根本法动分毫。这一出毫征兆的出手偷袭,不但出乎贺凯的预料,甚至连九首骅狸兽都没能有所反应。

“轰”

禅乾身上骤然爆开如火焰般淡白色的触手,在贺凯瞪如死鱼般的目光注视下,汹涌从其七窍和身体毛孔内钻去。眼睁睁看到贺凯眼中泛起的强烈挣扎渐渐转为痛苦,而后由恐慌再变为隐现的迷茫,禅乾冷笑一声。牵引起脑域内的神魂力缕缕缠出,在眼前缓缓凝成一柄神魂虚幻的宽柄长刀。

长刀一经出现,似乎是感受到莫大的危险,贺凯双眸徒然腾出一抹狠厉之色,如今他不由心底十分后悔,因为他能感受到,若不是因为刚才的愣神使得脑域的防护出现纰漏,以对方目前的实力绝不至于能奈何的了自己。此刻他情知形势的危急,因此在脑域近乎被封住的情况下狠狠咬牙,近乎拼命的牵引着脑域内的神魂大阵缠出一缕缕猩红的血丝。

“嘭”

面对对方脑域世界近乎被封住的情况下所作出的仓促应对,禅乾不屑一笑,眼前的神魂长刀嗖的一声直接窜入贺凯的脑域内。沿途所过,那些刚刚浮现紧紧来得及组成一层纤薄防护的血丝护盾直接被斩散,而后,随着一道细不可闻的声响从贺凯脑域内传出,后者双眸的灵动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麻木之色。

做完这一切,禅乾由衷的松出一口气。之所以能这般迅速的将贺凯制住,直接抹除其脑域神魂大阵上附于的意识和幻兽的血丹神念意识,完是因为对方在极度惊诧中被侥幸钻了空子。不然以他如今的实力来看,真正对战起来,即便不惧对方的手段,也绝不可能这般轻而易举的将其制住。

“以目前的神魂强度来看,在毫征兆偷袭的情况下,降服一位刚刚凝聚出第七座神魂大阵的神师高手都稍显力不从心。而如今邪坤却是提前修炼了万年,看来必须得尽想办法将脑域中重凝出的雏形神魂大门开!”

心中一道叹息落下,转眼瞥见寒潭上飘来的九首骅狸兽和独眼蜚牛,禅乾连忙收敛心绪,朝身后的张浩和水清清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两人过来。

接近禅乾后,九首骅狸兽先是目光转移到一脸呆滞的贺凯身上,过了半晌,他不由轻咽一下喉咙,转眼看到禅乾的面容,他脸色复杂的道:“前辈,难道您?”

伸出手掌微微一摇,禅乾看着独眼蜚牛,道:“这千年来,一直是你守护在震塔神念身旁,可曾亲眼见过那位邪师家族黑袍少年?”

连忙diǎn头,收回看向贺凯的目光,独眼蜚牛语气仍是有些震撼的回答道:“见过一次。”

“哦?説説看!”

望着禅乾脸上的凝重,独眼蜚牛微微低头,似是在回忆什么,片刻后他开口道:“那少年极为英俊,脸上根本没有丝毫邪气,甚至还显得十分祥和,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岁之间。根本不像是刚才这位神师所説其是邪师家族的家主。”

“二十五六岁!”

察觉到身侧张浩和水清清的到来,禅乾眉头微皱,似是十分疑惑的长长叹出一口气,道:“震塔神念身神界意志,担负着一项重任。老夫必须前去见他一面。”

扫视一眼禅乾身侧的张浩,九首骅狸兽眼珠微动,似是恍然大悟般的望向禅乾,见到对方隐隐diǎn头,他抿了抿嘴,道:“前辈,邪师家族能将神念大人困住。这之间肯定是进行了周密的计划,料想邪坤率领邪师家族八位核心长老级别的高手在场。我跟xiǎo蛮肯定要为营救大人去塔宏殿走一趟。我们死不足惜,但要是您一起跟过去,恐”

“世人知晓震塔神兽乃是塔兽之王。却不知他的诞生是为镇守整个幻兽塔的塔心。而塔心乃这方世界的核心入口。老夫料定,震塔神念一定会在那里留下一道残念维持幻兽塔世界的运行。”

説到这里,禅乾眼中泛起一些苦涩,道:“如果可以,便带老夫去见一下那缕残念吧。相信他与震塔神念一脉传承,应该会帮我解开一些迷惑,不至于以后在面对邪坤时那般一所知!”

闻言,九首骅狸兽和独眼蜚牛的脸色同时一变,前者犹豫道:“大人,塔心乃整个幻兽塔世界的本源,若强行将其开,导致塔基法则力量流逝,那整座幻兽塔就将毁于一旦啊!”

“邪坤制住震塔神念,难道你们以为他是为了好玩?若震塔神念被他炼化吸收,这幻兽塔岂不是一样要毁于一旦?”

禅乾一句反问直接让九首骅狸兽脸色一愣,旋即他轻叹出一口气,脸色悲凉的diǎn了diǎn头,转身道:“跟我来吧!”

轻轻挥手,禅乾欺身跟上,在他身后跟着脸色麻木的贺凯、张浩和水清清。

飘飞之间,张浩不时打量身边的贺凯,待来到寒潭边缘,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傅,这邪师?”

“老夫夺舍了这具的身体,他和幻兽的神魂意志已经被抹除。如今他脑域内的神魂大阵上已经被我种下神魂烙印。”

感受到张浩脸上迷惑,禅乾微微一笑,解释道:“幻师修炼,神魂不单单可以成为炼体的辅助,可以成为一种强悍的攻击手段。同级神魂级别间同样会因为天赋的高低而导致神魂力品质不同。在战斗过程中,幻师可以利用神魂力攻击敌人。若可以成功侵入对方脑域内,将其神魂大阵控制住,那么这人十有**活不了。不过神魂力对抗极为凶险,一旦进入到对方脑域内,即便你比对方强,一不留神之下也可能会被重创。轻者神魂重创,重者直接死亡。”

“而邪师家族正是因为有邪力的帮助,加上出卖神魂给邪神,因此他们的神魂力极具侵略性和腐蚀性。以神魂力炼制血兽和血傀儡便是他们一大邪恶手段。”

解释罢,瞧见张浩仍有些懵懵懂懂的神情,禅乾微微摇头,道:“现在这些你还法理解透彻,待以后随着实力增强,便会慢慢领会其中的深意。去吧,先将那枚楠冰梨果取来。”

闻言,张浩暗暗diǎn头,目光转向寒潭中央一蓬由水草编织的草台,此时那枚龙翔果因为九首骅狸兽的现身,已经被摧毁,只剩下一颗流逝了能量的破碎果实。当下他轻轻摇头,转身朝瀑布方向飞去。

飘身至瀑布处,身形一转,来到冰柱群的后面,一株灵性盎然,圆滚滚如婴儿拳头般的果实即刻出现在眼前,其面上不断流转着丝丝晶莹的冰气,煞是好看。而在果实上方,凌空悬浮着一颗直径约一寸的迷xiǎo球,一涨一缩之间,显得灵性十足。

伸出手掌轻轻握住楠冰梨果下方连接的杆径微微一转,将其xiǎo心翼翼的采摘下来。将手掌撤回,望着眼前这枚荧光灿灿的果实,张浩嘴角的不自觉闪出一抹笑意。因为在这之前,他可是听吕严説过,若是将这枚灵性中品圣果加上果灵丹吸收掉,低也能成功凝出一座神魂大阵。

虽然面上一直没有过多表现,但张浩心底时刻不在憧憬着契约一头属于自己的幻

p:有兴趣的话,可以猜一下张浩的幻兽是什么

渭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常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拉萨治疗龟头炎费用
渭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常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