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零九章药渣使下人,无情胜却妖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4:37 编辑:笔名

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零九章药渣使下人,无情胜却妖

不过这只是心里的想法,脸上可没有丝毫表露出来,人就是淡定从容的样子。

这副面容,让女人误以为哪吒并不为这件事生气,并没有同情南疆的那些儿郎,并没有同情那个被喂了丹药去送死的家伙。

有了这个自以为是的看法,就继续给他们讲道:“那厮也真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明知是一条死路,还义无反顾的踏上去。”

她这么说的时候,脸上也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让两仙家以为她真的疼惜那卫士的生命。

可她真的在意吗,当然不会,她这种女人,别说一个卫士,如果有必要,就算是父母子女也可以抛弃。

没有得到两仙家的回应,只能继续讲道:“计划大概就是以季徇立的一个亲信为首,带领十一个卫士吃了那种丹药,然后冲下去跟南疆的那些人展开厮杀,只要他们能拖住对方两个时辰,我们就能逃离寨子的势力范围。当然,他们一定可以,因为季徇立给他们吃的丹药,不仅有提升功力的效果,更能够把他们变成不知疼痛的木头人,就算要死,也会像霹雳弹一样爆炸,十尺之内的人都很难活命。”

这保命的计策无可厚非,必要的时候断臂求生,这也是战场上常用的办法,可他们的手段未免太歹毒了,这样的做法,那些卫士的结果就是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这样的手段,让哪吒真恨不能把这两个狗男女送回去那个寨子,让那些村民将她们踩踏而死。

只是很可惜,这件事他只能想想,却不能去做,如果真的那样做了,他就跟季徇立和这个女人没什么区别了。

囚焰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些时间,沉声问哪吒道:“季徇立所用的丹药,是什么丹药,是何人如此歹毒,炼制出这种害人的丹药。”

对于这件事,真的有些尴尬,哪吒苦笑一声回答她说:“说来惭愧,练就这丹药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师傅,两百年前,我师傅云游途中得到一株一株仙草,能解百毒延年益寿,就像用它来炼制丹药,炼制中产生的残渣就有这作用,这方子传道人间,就有心术不正之辈为了那残渣炼丹。只是那仙草要在海外仙山蓬莱才有,季徇立这微末修为,他是怎么得到的。”

白眼看一眼哪吒,鄙视的声音说道:“又是你鸿钧仙人,你们功德无量,作孽也可以说三界第一,三界中那些害人的把戏,十有八九出自鸿钧仙家。”

她这么说,让哪吒非常的不爽,想要狠狠的揍他,却又知道自己七成法术被禁,绝不是她的对手,何况今时不同往日,此刻的囚焰,就算哪吒法器在手,法力不被禁制要打败她也不容易。

不过要让哪吒就这么被骂了不还口,也是不可能的,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语气:“三界之中十个神仙九个修炼鸿钧法术,人头第一,自然什么都是第一,像你跟你主人这种屁大的流派,想做个第一出来也没这个本事。”

他竟敢说若木所悟出来的法术流派是屁大的流派,决不能容忍,凌厉的目光看他一眼:“别忘了,此时此刻,你还是在押囚犯,说话之前,想想自己是不是能承担后果。”

这直白的威胁,让哪吒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两人发生矛盾,对她来说绝对不是好事,连忙拦在中间:“两位大仙,何必为了这小事……。”

囚焰一巴掌将她打开,冰冷的语气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的闲事。”

这一巴掌虽然没有用法力,但是囚焰的本事,虽然之用半点力,也能要了她半条命。

倒在地上吐口血,两只眼睛怨恨的盯着囚焰,咬牙切齿:“你……”换一个软弱的声音,嘤嘤哭泣道:“三太子,你看他嘛,奴家这娇弱的身子,哪里经得住她这一巴掌。”

她没有本事,也不敢跟囚焰做对,但又不甘心被打了就算了,于是只能魅惑哪吒,让哪吒替她出头。

可她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哪吒对她根本只有厌恶,故事都已经听完了,怎么还会管她,冷冷的看一眼

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零九章药渣使下人,无情胜却妖

,淡淡的声音说道:“经不住吗,那你怎么还没死,你也真是的囚焰,连一个凡人都打不死,若木得脸都被你丢尽了。”

没想到哪吒翻脸比翻书还快,而翻脸无情会这么无情。

大概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刚刚的那些,都是她自以为是的错觉。

两只眼睛紧紧的盯住两人,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

恶狠狠的目光让两个大仙也感觉不舒服,囚焰轻轻抬手,问哪吒说:“天规上,杀了她需要承担什么后果。”

“脏手。”哪吒的声音十分冰冷,说话间还阻止囚焰杀她,理由就是杀她脏了手。

既然这样,不管哪吒的理由是真是假,都没有必要杀了这个女人,对她冷冷的低吼道:“滚,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不然,驱散魂魄挫骨扬灰。”

囚焰的声音恶狠狠的,如果这女人不知趣,她会毫不犹豫的驱散她的会破,然后使个法术将她的躯体散为灰烬,让她连走上黄泉路的机会都没有。

女人也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连滚带爬出了房间,几个踉跄下楼,一路小跑离开了寨子。

她的运气真的很不好,刚刚从寨子里跑出来就被几只野豹盯上,若果没有人就她,必然要成为这几只野豹的口腹之物,可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救她!

那讨厌的女人走了,囚焰心情好了不少,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往嘴里倒下去,啧啧两声说道:“南疆的美酒,味美甘甜,醉人于不知觉间,沁入心田,就像……。”

“就像是苗疆的姑娘,醉人在不知觉间,温婉风情妩媚,多看一眼就会陷入她深邃的眸子,再也舍不得离开。”哪吒接囚焰的话,像是一个情场浪子,说出这句不该九天大罗金仙说的话。

囚焰听了,浅浅的笑笑,对着门外叫道:“你偷听了这么长时间,不走也不进来,为了什么。”

“栾歌一曲,为君风雅,琴音和律,唱尽冬夏,我不走,是因为我不能走,不舍得走,我不进来,是你不该在房里。”进来的人是吉娃,她是南蛮巫师的孙女,有资格这么跟两人说话。

她是对的,如果进来的是她,那囚焰确实不该在屋里。

很识趣的走了,顺手给她们带上门,两个人的情缘该是个什么结局,那是她两的选择,旁的人只能看着。

哪吒就像是没有看见她一样,继续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她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又将一坛子酒放在哪吒跟前,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痴痴的看着他。

这坛美酒诱惑着哪吒,尤其是此刻的哪吒,烦心事一大堆,急需有个解脱的东西,砸了一下嘴唇,昂首问她:“这坛酒,有什么讲究?”

她轻轻摇头,有些局促的样子回答说:“没有,这是我爷爷酿造的,平日里他都舍不得喝,我偷偷带出来五六坛,昨天看你喝酒,知道你也是董酒的人,就给你喝。”

既然没什么讲究,那不喝白不喝,要说喝了就等于结下缘分,那没什么关系,因为不喝这个缘分也逃不开了。

倒一杯凑到鼻子跟前,深吸一口才将美酒倒入口中,感受它入腹的过程,闭上眼睛认真的享受,等美酒下肚,才喃喃说道:“果然是好酒,劫难未必是劫难,九天劫难,我尝到龙宫寒潭,这一遭,能有南疆蛊酒,也算是上天对我不薄。”

感叹一句,轻轻叹口气,看着那个南疆姑娘:“吉娃是吧,坐,跟我说说你的事,顺便告诉我若木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点点头,很乖巧的在他对面坐下来,告诉他说:“我是爷爷从海边捡来的,爷爷说我是上天的孩子。”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这姑娘不是南蛮巫师的亲孙女,而是被南蛮巫师捡回来的孩子,但是这些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怎么就成了自己的缘分,成仙了道三百年,凡间还有一段未曾了却的孽缘,真是笑破苍穹。

倒一杯酒给她,自己也倒了一杯,端起来对她示意一下,喝了才问她说:“那你是怎么见到若木的,他又是怎跟你说的?”

“那天,天上飞来一个人,一般仙家都是在寨子外面降下云头,经寨墙上的人引领才能进入寨子,要见到爷爷,那是要有本事的才能见到的,可是这个神仙很不一样,他没有在寨子外面落下云头,而是直接到了祭坛,叫着爷爷的名字。”

那天的事情,吉娃记得很清楚,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架云道祭坛上面,一方面是因为祭坛的邪气很重,一般仙家承受不住,另一方面祭坛是雷寨最神圣的地方,外人登上去,就是在向南蛮巫师挑战。

可是眼前的这个大仙,不仅稳稳当当的降落在祭坛上,还直呼爷爷的名字,这样的事情,在雷寨有记载的史料中是从来没有的。

东莞治疗早泄费用
莱芜好的白癜风医院
吴忠治疗阳痿费用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的评价
济南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