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97,蒋二家的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9:49 编辑:笔名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97,蒋二家的事

剩下的六千多人被带到了门派山庄的前方排队测试灵根。

灵根测试的水晶石由无歌友情赞助。

两个队伍,有人测试,有人登记,平均每三个人里出一个有灵根的人,每一百人里能出一个双灵根,每一千人出一个单灵根。

也就是说这汇聚了天南海北,各个国家的少年少女中,有六个单灵根的人,64个双灵根,其他的三灵根的居多,最后是四灵根的,至于杂灵根的不收。

一共两千五百多人,检测完后天也已经开始暗下来了。将最后一批不合格的人送走后,剩下的人被带进了门派中。

而那个被喻泽特别关注的少年是五灵根,本该被剔除的人,却被喻泽单独留了下来。

房中,黝黑的少年站在中央看着前面坐着的两人,直接开口,“我还没跟蒋少爷要工钱呢,而且我想先回家一次。”

“你知道什么是修真吗?想过修真后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吗?”边有才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面相憨厚,实则聪明的少年说到。

“我知道,修真会像掌门一样有各种神通,可以改变家人的生活,可以让姐姐过上好日子,所以我很感谢掌门在我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还选择留下我,但是我还是要先回家把我姐姐的事解决了。”少爷的话题再次绕回了回家。

“没问题,我可以送你回家,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边有才对他点头,表示会带他回去。

“我叫蒋二,今年14岁了,我姐姐要被婶娘嫁给傻子,说是给我攒娶媳妇的钱,我说不娶媳妇,不许将姐姐嫁给傻子,婶娘就让我交出二十两银子,要不就把姐姐嫁了,所以我才会参加了保护蒋少爷的任务,现在他没通过考试,所以钱也没有给我。”蒋二再次说明自己必须回去的原因

好吧,边有才被他的执着打败了,问一句话,他回答的时候总是不忘表明自己要回家的目的。

“好吧,明天回来后记得拜我为师啊。”他站起来,跟蒋二说到,然后看向喻泽,“我先去趟他家里,你再留一晚,帮我坐镇一下。”

喻泽微微点头,示意他放心离开吧。

出了房间,边有才放出飞剑,然后抓着蒋二的脖领将他拎上来。

“你们家在哪,哪个国家的,给我个地址?”扶着有些摇晃的人,边有才打开了系统搜索问道。

“我是盖守国的,在三首镇蒋家村西南街门口有两个大的梧桐树。”蒋二立刻报出详细地址。

边有才在系统上输入地址,然后按照箭头指示出发。

盖守国位于西南部,是燕国与齐国交界处的一个小国,也是位于山脉附近,国土主要与燕国接壤,平时向两个国家都要上供,以保太平。

蒋家村是个山村,等他们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来到蒋二说的地址,还没等飞剑停稳,他看到门上贴的红纸,立马跳了下来,跑过去拍门。

“啪啪,开门,叔叔,婶娘,你们赶紧开门啊。”他瞧着门上的喜字愈发的刺眼,一把扯了下来,然后使劲的砸门。

然而里面黑漆漆一片,没有任何动静。

感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边有才开口,“里面没人。”

蒋二砸门的手停下,没人?难道?他看着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喜字,不会姐姐已经嫁了吧?

“别愣着了,赶紧说你姐姐嫁哪了,咱们过去说不定还来得及。”边有才拍了他一巴掌,然后拎着他上了飞剑,让她报地址。

“就是那边我们隔壁村。”蒋二指了下南方。

边有才赶忙往剑里输送大量灵气,飞剑的速度提上一个档次,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

上淮村今天的牛大傻子家办喜事,来喝喜酒的乡亲们基本都已经吃饱喝足离开了,牛大傻的父母和家人正在收拾桌椅和碗盘。

蒋二的叔叔婶婶装了一篮子吃食正准备回去呢。

当边有才带着蒋二来到全村唯一灯火通明的人家,果然看到是在办喜事,蒋二还看到了自家叔叔和婶婶,弟弟妹妹一大家子,唯一没有的就是自家姐姐。

“就是这里。”蒋二喊道,让边有才赶紧下去。

这时院子里的人都注意到一把飞剑,上面还有两个人,大家吓得手上的东西都掉了而不自知。

蒋二从飞剑上跳下来,赶忙朝着新房跑去,“姐姐,我回来了。”

他一脚踹开了房门,看到里面蒋洁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双手双脚被捆绑着,牛大傻正往她嘴里塞馒头,见她不吃还摇头,啪,给了她一巴掌,然后喊着,吃吃,继续往她嘴里塞着一个大馒头。

“你个混蛋,放开我姐姐。”蒋二看到姐姐被这样虐待急红了眼,跑过去给了牛大傻一拳,然后趁他踉跄的时候推开他。

看到是小弟回来了,蒋洁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蒋二将她嘴里的馒头扔了,给她解绳子,“姐,不哭,我回来了,我会带你走的,我已经拜师了,咱以后再也不怕他们了。”他一边解绳子一边安慰着姐姐。

蒋洁呜呜的哭着,将满心的委屈哭了出来,她以为弟弟赶不回来了,以为自己一辈子算是完了,说不定也会被打死,没想到弟弟回来了。

“蒋二你在干什么?”门外的人听到喜房的动静回过神来赶紧跑了过来,蒋家婶婶赶忙喊道,“你姐姐已经嫁人了,是牛家的媳妇了,你这是要做什么?”

牛家夫妻俩赶忙去扶坐在地上的傻儿子,哭喊着蒋家欺负人。

“婶婶,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拿钱回来,你们放过姐姐的婚事吗?为什么我走了才几天你们就变卦了。”蒋二怒视着自家叔叔和婶婶,大声质问。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总不能你一直不回来,我们就一直等着吧,你父母将你们交给我们抚养,我们就权利决定你们的婚事。”蒋家婶婶双手插着腰蛮横的说到,“你赶紧给我回家去,你姐姐已经嫁人了。”说着就要过去将蒋二拉走。

蒋洁吓得抱着弟弟的手臂不放手,半边脸已经红肿了起来,可见刚刚牛大傻那一巴掌使了多大力气。

“你没看到姐姐被打骂?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今天我一定要带走姐姐。”蒋二拂开婶婶的手,坚定的站在姐姐面前,十四岁的少年个头虽然不高,身材瘦弱,可是这一刻却是他姐姐眼中最伟岸的靠山。

“蒋家老二,这婚事可是你们同意的,钱也收了,礼也拜了,这人已经是我们牛家的人了,你们要闹回去闹去,别在我们家掰扯。”牛家大娘站起来,瞥了二人一眼,蛮横的开始赶人。

牛家要赶人,蒋家两夫妻要上前拉人,蒋二急的搬起地上的板凳,左右挥了一圈。

“怎么着,蒋二你还敢动手不成,打,往婶婶头上打啊。”蒋家婶婶眼一瞪,指着自己的头,让他往这砸。

蒋二紧握着凳子腿,一双眼睛通红,脸上有着隐忍与急色,前面是咄咄逼人的叔叔一家,后面是无依无靠的姐姐,他的手忍不住颤抖摇晃,汗顺着黝黑的脸颊流下来。

“咳咳,你们是不是忘了我了。”边有才见自己在不出面,未来徒弟可能被逼的要动手了,不能在一旁看热闹了。

“师父,”蒋二看到门口的人,一下子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整个人松了下来,没有刚刚的精神上到了暴虐的边缘与不理智。

“你是什么人?不管是你谁,这是我们的家事,轮不到外人插嘴。”牛大傻的娘虽然有些发憷这人是飞着过来的,不过在自家门口还是挺横的,你能怎么着我。

“我是万木派的掌门,蒋二和他姐姐已经拜在了我的门下,现在是我万木派的人,你说轮不轮得到我插嘴。”边有才倒是不在乎他们的态度与语气,他不跟凡人计较,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仙人了,要有气势、肚量,尽量维持自己一派之主的气势。

蒋二一听,掌门这是选择庇护姐姐了,心中一喜。蒋洁从弟弟背后冒出头看了看门口的人,泪眼中带着希冀。几个年纪小一点的则好奇的看着这位贵公子,眼神中充满打量。

“那你想怎么办?我们可是明媒正娶的,说到衙门去也不理亏。”牛大傻的父亲在一旁帮腔。

“凡是入我门下的女弟子都要斩断前缘,今日这场婚事取消,我陪你们一家一百两银子怎么样?”

两家一听都开始动了心思,这场婚事里外里花了不到十五两银子,这可是赚大发了,没了这个大不了再娶一个就是了。

蒋家觉得就是那些把闺女卖给大户老爷当小妾的都不值这个钱,一个蒋洁换一百两银子,太值了。

“师父,钱多了。”蒋二忍不住开口,当初说好的二十两的,师父一下子给出去二百两,亏大发了。

“你们要发誓,拿了钱和蒋洁的婚事一笔勾销,没有任何关系。”边有才到不觉得,用钱了断总比强迫来的好。

两家赶紧发誓,说只要拿到钱,这门婚事作废,牛家跟蒋洁没有任何关系,蒋家也发誓不再插手姐弟二人的婚事。

边有才凭空拿出二百两银子,银子飞到了两家面前,他们张大嘴巴看着会飞的银子,稀奇又惊讶,还把银子放嘴里咬咬,确认一下真假。

边有才一挥手,蒋洁身上的绳子断开,“行了,俗世处理了跟我回门派吧。”

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费用
庆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自贡男科
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庆阳治疗阴道炎方法